<legend id="6ryu3y"></legend><th id="6ryu3y"></th><legend id="6ryu3y"></legend><select id="6ryu3y"></select>
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yqgiue"><dt id="yqgiue"><sup id="yqgiue"></sup><center id="yqgiue"></center></dt><code id="yqgiue"><sup id="yqgiue"></sup></code><dir id="yqgiue"><form id="yqgiue"></form><select id="yqgiue"></select><u id="yqgiue"></u></dir><dir id="yqgiue"><button id="yqgiue"></button><option id="yqgiue"></option><em id="yqgiue"></em><small id="yqgiue"></small></dir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<ol id="yqgiue"></ol><optgroup id="yqgiue"></optgroup><noscript id="yqgiue"></noscript><optgroup id="yqgiue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易酷遊戲_父親的笑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踮起腳尖,伸長脖子,易酷遊戲終于等來了“344”公交車。坐在車廂尾部,眼望前方,車前景象一覽無遺,又是一個平靜安穩的坐車過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側過臉百般無聊的看著窗外掠過的枯樹,春總那樣遲緩,這年春天也是如此,綠未透,寂靜的枝條,穿插羅織成網,遮擋陰霾的蒼穹。疏忽聽到有人喊:“司機,司機,停停車!’斷斷續續,而司機似乎聽不著,沒什麽動靜,且車廂前的乘客沒在意,我便忽略那聲音。但聲音依然隔著玻璃窗透過,我不禁回過頭,原是幾位女子追逐要上車,她們一路小跑著,不停地艱難地揮動手臂,示意司停車。我默默地轉回頭,爲那幾位女子擔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機駕駛的公交車突然間放緩了,從背影上看,他卻依舊沒任何動靜,我多希望他是爲她們而減速至停,但車仍前行,顛簸的感覺始終沒有中斷,會需要持續到下一個車站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頻頻回頭,其中有一個女子還抱著孩子,氣喘籲籲,落在最後卻不停地跑。心裏竟有一瞬間,我討厭這個不通情達理的司機,幾乎想站起大聲想提醒:“喂,後面有人。”可規則就是規則,之前我也碰見過好幾次,初時公交車速度也會減慢,但最後卻使勁加速,仿佛是一陣戲谑,把那些人無情地遠遠甩在車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的溫暖終究抵不過寒冷的壓抑,心又被冰封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交車緩緩穿過十字路口,快到下一站了。加油,跑快點!心裏暗暗爲她們打氣。站口到了,她們呢?還未到!司機一般見沒人就會開車的,恐怕她們乘不上這趟車了吧。不過說來奇怪,雖這站的人都上齊了,但司機並不急著關門,閑坐著,眼卻盯著倒車鏡,莫非是等她們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呼呼”一女子扶著車門邊,在階台上停頓一下,“嘀”的一聲,車內的寂靜碎了。其他人陸續上車,最後是那位媽媽,那孩子貓在她懷裏,咯咯的咧開小嘴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女子連連道謝,充溢著感激,然而司機只是微微一回頭,露出半邊滄桑的臉龐,有點不知所措,淺淺一笑說:“沒事,記得下次早點乘車便好。”聲音淡淡的,卻似春風微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以爲,春天還未來。原來,春風已再次悄然撩撥心中那善良的幼芽,只是我還未察覺罷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心不會不安就好,只要人不會冷漠就好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童年記憶裏只有母親,母親的教導,母親的關愛與呵護,還有母親的笑。關于父親的記憶,我的大腦卻是一片空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每寫關于父親的作文的時候,我都是絞盡腦汁的捏造,只爲了構建一個我想像中的高大威武有著溫暖笑容的,不會抽煙的父親。屋子裏那一股嗆人的煙味卻一次次把我從這個夢中拽出來。畢竟這終究是我編織出來的父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幾乎沒有抱過我,那張臉總讓我想起下暴雨時的陰雲。于是便想早點兒離開家。13歲時,我就去老遠的地方上中學,我們上學都是自帶幹糧。由于氣候的緣故,這些幹糧只能吃3天,後3天就由家長送到學校。第一個周三,我急不可待地在教導處的人群中尋找母親。突然,我看到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,是父親!他已被擠到一個牆角,雙手艱難地舉著一個鼓鼓的粗布包。擦身而過的幾個女同學向我斜了一眼,笑著離開。我低下頭躲到一邊,等空蕩蕩的教導處只剩下父親一個人時,我才慌慌張張地進去。想好要叫爸的,到了他面前竟沒有了勇氣,嘴只是張了張。父親見到我,顯得有點兒尴尬,含含糊糊地說是母親讓他來的,他也很想來看看我。本來我想說些什麽的,可到嘴邊又咽了回去。然後,父親拖著一條瘸腿搖搖晃晃地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期天回到家,我告訴父親,你的腿不方便,以後就不要到學校去了,在校門外的路口等就行。他沒有說什麽,默默地出去了。後來他再也沒到過學校,只將幹糧送到路口,讓我去拿。有一次,天下起了大雨,下了整整一天沒有停,下午還刮起了大風。我躲在宿舍裏出不去,只能眼巴巴地盯著窗外長長的雨柱,肚子餓得咕咕叫。天快黑時,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教導處門口,我一下子認出來了,是父親!他全身濕透了,到處是泥,已分辨不出綠色解放鞋的顔色了。他的身體不住地哆嗦,一只手拄著沾滿泥巴的棍子,另一只手緊緊地把布包挾在腋下。接過帶著父親體溫的幹幹淨淨的粗布包,我想大聲地叫聲爸,可發出的聲音卻小得可憐。父親似乎聽到了,臉上閃過一絲微笑,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年過去了,世事如煙,但父親的身影,那張很真切很溫馨的笑臉,卻像是大浪淘過的金子,燦燦地沉澱下來,晶瑩閃爍,照亮易酷遊戲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踮起腳尖,伸長脖子,易酷遊戲終于等來了“344”公交車。坐在車廂尾部,眼望前方,車前景象一覽無遺,又是一個平靜安穩的坐車過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側過臉百般無聊的看著窗外掠過的枯樹,春總那樣遲緩,這年春天也是如此,綠未透,寂靜的枝條,穿插羅織成網,遮擋陰霾的蒼穹。疏忽聽到有人喊:“司機,司機,停停車!’斷斷續續,而司機似乎聽不著,沒什麽動靜,且車廂前的乘客沒在意,我便忽略那聲音。但聲音依然隔著玻璃窗透過,我不禁回過頭,原是幾位女子追逐要上車,她們一路小跑著,不停地艱難地揮動手臂,示意司停車。我默默地轉回頭,爲那幾位女子擔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機駕駛的公交車突然間放緩了,從背影上看,他卻依舊沒任何動靜,我多希望他是爲她們而減速至停,但車仍前行,顛簸的感覺始終沒有中斷,會需要持續到下一個車站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頻頻回頭,其中有一個女子還抱著孩子,氣喘籲籲,落在最後卻不停地跑。心裏竟有一瞬間,我討厭這個不通情達理的司機,幾乎想站起大聲想提醒:“喂,後面有人。”可規則就是規則,之前我也碰見過好幾次,初時公交車速度也會減慢,但最後卻使勁加速,仿佛是一陣戲谑,把那些人無情地遠遠甩在車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的溫暖終究抵不過寒冷的壓抑,心又被冰封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交車緩緩穿過十字路口,快到下一站了。加油,跑快點!心裏暗暗爲她們打氣。站口到了,她們呢?還未到!司機一般見沒人就會開車的,恐怕她們乘不上這趟車了吧。不過說來奇怪,雖這站的人都上齊了,但司機並不急著關門,閑坐著,眼卻盯著倒車鏡,莫非是等她們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呼呼”一女子扶著車門邊,在階台上停頓一下,“嘀”的一聲,車內的寂靜碎了。其他人陸續上車,最後是那位媽媽,那孩子貓在她懷裏,咯咯的咧開小嘴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女子連連道謝,充溢著感激,然而司機只是微微一回頭,露出半邊滄桑的臉龐,有點不知所措,淺淺一笑說:“沒事,記得下次早點乘車便好。”聲音淡淡的,卻似春風微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以爲,春天還未來。原來,春風已再次悄然撩撥心中那善良的幼芽,只是我還未察覺罷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心不會不安就好,只要人不會冷漠就好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童年記憶裏只有母親,母親的教導,母親的關愛與呵護,還有母親的笑。關于父親的記憶,我的大腦卻是一片空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每寫關于父親的作文的時候,我都是絞盡腦汁的捏造,只爲了構建一個我想像中的高大威武有著溫暖笑容的,不會抽煙的父親。屋子裏那一股嗆人的煙味卻一次次把我從這個夢中拽出來。畢竟這終究是我編織出來的父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幾乎沒有抱過我,那張臉總讓我想起下暴雨時的陰雲。于是便想早點兒離開家。13歲時,我就去老遠的地方上中學,我們上學都是自帶幹糧。由于氣候的緣故,這些幹糧只能吃3天,後3天就由家長送到學校。第一個周三,我急不可待地在教導處的人群中尋找母親。突然,我看到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,是父親!他已被擠到一個牆角,雙手艱難地舉著一個鼓鼓的粗布包。擦身而過的幾個女同學向我斜了一眼,笑著離開。我低下頭躲到一邊,等空蕩蕩的教導處只剩下父親一個人時,我才慌慌張張地進去。想好要叫爸的,到了他面前竟沒有了勇氣,嘴只是張了張。父親見到我,顯得有點兒尴尬,含含糊糊地說是母親讓他來的,他也很想來看看我。本來我想說些什麽的,可到嘴邊又咽了回去。然後,父親拖著一條瘸腿搖搖晃晃地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期天回到家,我告訴父親,你的腿不方便,以後就不要到學校去了,在校門外的路口等就行。他沒有說什麽,默默地出去了。後來他再也沒到過學校,只將幹糧送到路口,讓我去拿。有一次,天下起了大雨,下了整整一天沒有停,下午還刮起了大風。我躲在宿舍裏出不去,只能眼巴巴地盯著窗外長長的雨柱,肚子餓得咕咕叫。天快黑時,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教導處門口,我一下子認出來了,是父親!他全身濕透了,到處是泥,已分辨不出綠色解放鞋的顔色了。他的身體不住地哆嗦,一只手拄著沾滿泥巴的棍子,另一只手緊緊地把布包挾在腋下。接過帶著父親體溫的幹幹淨淨的粗布包,我想大聲地叫聲爸,可發出的聲音卻小得可憐。父親似乎聽到了,臉上閃過一絲微笑,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年過去了,世事如煙,但父親的身影,那張很真切很溫馨的笑臉,卻像是大浪淘過的金子,燦燦地沉澱下來,晶瑩閃爍,照亮易酷遊戲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