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orm id="2rcjtb"></form>
    • <center id="2rcjtb"><option id="2rcjtb"></option><li id="2rcjtb"></li><span id="2rcjtb"></span><b id="2rcjtb"></b></center><button id="2rcjtb"><blockquote id="2rcjtb"></blockquote><dfn id="2rcjtb"></dfn><legend id="2rcjtb"></legend><noframes id="2rcjtb">
      <b id="2rcjtb"></b><select id="2rcjtb"></select><noframes id="2rcjtb"><style id="2rcjtb"></style><ins id="2rcjtb"></ins><bdo id="2rcjtb"></bdo><select id="2rcjtb"></select><kbd id="2rcjtb"></kbd>

          1. 九州影城-濟南的冬天

            對于一個在北平住慣的人,像九州影城,冬天要是不刮風,便覺得是奇迹;濟南的冬天是沒有風聲的。對于一個剛由倫敦回來的人,像我,冬天要能看得見日光,便覺得是怪事;濟南的冬天是響晴的。自然,在熱帶的地方,日光是永遠那麽毒,響亮的天氣,反有點叫人害怕。可是,在北中國的冬天,能有溫晴的天氣,濟南真得算個寶地。
            設若單單是有陽光,那也算不了出奇。請閉上眼睛想:一個老城,有山有水,全在天底下曬著陽光,暖和安適地睡著,只等春風來把它們喚醒,這是不是個理想的境界?
            小山整把濟南圍了個圈兒,只有北邊缺著點口兒。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別可愛,好像是把濟南放在一個小搖籃裏,它們安靜不動地低聲地說:“你們放心吧,這兒准保暖和。”真的,濟南的人們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。他們一看那些小山,心中便覺得有了著落,有了依靠。他們由天上看到山上,便不知不覺地想起:“明天也許就是春天了吧?這樣的溫暖,今天夜裏山草也許就綠起來了吧?”就是這點幻想不能一時實現,他們也並不著急,因爲有這樣慈善的冬天,幹啥還希望別的呢!
            最妙的是下點小雪呀。看吧,山上的矮松越發的青黑,樹尖上頂著一髻兒白花,好像日本看護婦。山尖全白了,給藍天鑲上一道銀邊。山坡上,有的地方雪厚點,有的地方草色還露著;這樣,一道兒白,一道兒暗黃,給山們穿上一件帶水紋的花衣;看著看著,這件花衣好像被風兒吹動,叫你希望看見一點更美的山的肌膚。等到快日落的時候,微黃的陽光斜射在山腰上,那點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,微微露出點粉色。就是下小雪吧,濟南是受不住大雪的,那些小山太秀氣!
            古老的濟南,城裏那麽狹窄,城外又那麽寬敞,山坡上臥著些小村莊,小村莊的房頂上臥著點雪,對,這是張小水墨畫,或者是唐代的名手畫的吧。
            那水呢,不但不結冰,倒反在綠萍上冒著點熱氣,水藻真綠,把終年貯蓄的綠色全拿出來了。天兒越晴,水藻越綠,就憑這些綠的精神,水也不忍得凍上;況且那些長枝的垂柳還要在水裏照個影兒呢!看吧,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,空中,半空中,天上,自上而下全是那麽清亮,那麽藍汪汪的,整個的是塊空靈的藍水晶。這塊水晶裏,包著紅屋頂,黃草山,像地毯上的小團花的小灰色樹影;這就是冬天的濟南。  

            在秋天,一枚飄零的落葉,一只掠過高空的飛鳥,都會不經意地傳達出廣闊爽潔之美,更不要說身邊的高山低水、薄霧輕風了。季節行過春夏,蓬勃的已蓬勃過,躁動的已躁動過,漸被秋的沉靜主宰,一副任你評述而九州影城皆不爲之所動的安詳態,讓人領略了一份“天公作美”的快意。
            只是沉靜的日子裏,往往也會有一些起伏,譬如身處南方的人們,會被入秋以來一次次熱帶風暴及其帶來的雨水和濕熱空氣,激得一楞一楞的。風暴過後,久違的月亮被雨洗滌,更顯皓潔,更顯沉靜安閑,顯露出一種不事聲張的“張揚”。當然,這感覺不只是那月輪清輝獨家的造化,是借助了衆多的烘托:聽覺裏,秋蟲唧唧得特別響亮,仿佛月輝有了飛翔的翅膀;嗅覺裏,桂花香濃,讓人疑是身邊有一位隱形佳人,披著件月白色的紗衣,走來走去。
            這時擡起頭來,視覺的刺激隨之攀升至高處,往日不怎麽顯眼的銀河,此際生生橫在頭頂,寬廣且悠遠,不見從何處流來,也不知流向何處;再看那輪滿月,伫立銀河岸邊,像一位在風風雨雨中修煉得道的女神,盈盈笑看疏朗的星星在銀河裏戲水。而被這母性的輝光洗亮的星星,眨呀眨的,仿若是獻給這女神的頌辭。
            銀河,在凝視中悠悠蕩漾,似有水聲入耳,音樂一般連綿不斷。據說,在這樣的明月夜,芸芸衆生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“影響”,即便拉緊窗簾,對那皎皎一輪視若不見,也無法躲過。老人們絮語綿綿,孩子們無緣由地輾轉床側鬧騰,這一切皆與滿月之時的潮汐作用冥冥相連,只是這些“影響”有點不經意罷了。
            文人雅士,熱戀中的情人,是不願被動地領略這秋月之美的。他們不甘寂寞,總是會弄出些動靜來,或吟詩作賦,或情意綿綿,使月之美好傳說,平添了許多現代情致的續篇。良辰美景之時,這些都不爲過的。
            只是,現今世俗的生存狀態已不比以往。熙熙攘攘追逐現代風潮,紛紛擾擾枉顧天公之美,已是司空見慣。
            這既讓人憾之歎之,又不容你斥之責之。因生存方式的變化,總是與人的基本訴求並行不悖的。盡管如此,天公作美之心不改,每逢入秋近之朔日的夜晚,秋月在上,無聲地展示豐厚和圓滿。當那些腳步匆匆的人們,踏著月色回家,蓦然發現月色無聲破窗而入,才會冷不丁地擡頭與窗外的月亮對視,或許還會喃喃自語贊歎:這月亮真圓真亮啊!

            對于一個在北平住慣的人,像九州影城,冬天要是不刮風,便覺得是奇迹;濟南的冬天是沒有風聲的。對于一個剛由倫敦回來的人,像我,冬天要能看得見日光,便覺得是怪事;濟南的冬天是響晴的。自然,在熱帶的地方,日光是永遠那麽毒,響亮的天氣,反有點叫人害怕。可是,在北中國的冬天,能有溫晴的天氣,濟南真得算個寶地。
            設若單單是有陽光,那也算不了出奇。請閉上眼睛想:一個老城,有山有水,全在天底下曬著陽光,暖和安適地睡著,只等春風來把它們喚醒,這是不是個理想的境界?
            小山整把濟南圍了個圈兒,只有北邊缺著點口兒。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別可愛,好像是把濟南放在一個小搖籃裏,它們安靜不動地低聲地說:“你們放心吧,這兒准保暖和。”真的,濟南的人們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。他們一看那些小山,心中便覺得有了著落,有了依靠。他們由天上看到山上,便不知不覺地想起:“明天也許就是春天了吧?這樣的溫暖,今天夜裏山草也許就綠起來了吧?”就是這點幻想不能一時實現,他們也並不著急,因爲有這樣慈善的冬天,幹啥還希望別的呢!
            最妙的是下點小雪呀。看吧,山上的矮松越發的青黑,樹尖上頂著一髻兒白花,好像日本看護婦。山尖全白了,給藍天鑲上一道銀邊。山坡上,有的地方雪厚點,有的地方草色還露著;這樣,一道兒白,一道兒暗黃,給山們穿上一件帶水紋的花衣;看著看著,這件花衣好像被風兒吹動,叫你希望看見一點更美的山的肌膚。等到快日落的時候,微黃的陽光斜射在山腰上,那點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,微微露出點粉色。就是下小雪吧,濟南是受不住大雪的,那些小山太秀氣!
            古老的濟南,城裏那麽狹窄,城外又那麽寬敞,山坡上臥著些小村莊,小村莊的房頂上臥著點雪,對,這是張小水墨畫,或者是唐代的名手畫的吧。
            那水呢,不但不結冰,倒反在綠萍上冒著點熱氣,水藻真綠,把終年貯蓄的綠色全拿出來了。天兒越晴,水藻越綠,就憑這些綠的精神,水也不忍得凍上;況且那些長枝的垂柳還要在水裏照個影兒呢!看吧,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,空中,半空中,天上,自上而下全是那麽清亮,那麽藍汪汪的,整個的是塊空靈的藍水晶。這塊水晶裏,包著紅屋頂,黃草山,像地毯上的小團花的小灰色樹影;這就是冬天的濟南。  

            在秋天,一枚飄零的落葉,一只掠過高空的飛鳥,都會不經意地傳達出廣闊爽潔之美,更不要說身邊的高山低水、薄霧輕風了。季節行過春夏,蓬勃的已蓬勃過,躁動的已躁動過,漸被秋的沉靜主宰,一副任你評述而九州影城皆不爲之所動的安詳態,讓人領略了一份“天公作美”的快意。
            只是沉靜的日子裏,往往也會有一些起伏,譬如身處南方的人們,會被入秋以來一次次熱帶風暴及其帶來的雨水和濕熱空氣,激得一楞一楞的。風暴過後,久違的月亮被雨洗滌,更顯皓潔,更顯沉靜安閑,顯露出一種不事聲張的“張揚”。當然,這感覺不只是那月輪清輝獨家的造化,是借助了衆多的烘托:聽覺裏,秋蟲唧唧得特別響亮,仿佛月輝有了飛翔的翅膀;嗅覺裏,桂花香濃,讓人疑是身邊有一位隱形佳人,披著件月白色的紗衣,走來走去。
            這時擡起頭來,視覺的刺激隨之攀升至高處,往日不怎麽顯眼的銀河,此際生生橫在頭頂,寬廣且悠遠,不見從何處流來,也不知流向何處;再看那輪滿月,伫立銀河岸邊,像一位在風風雨雨中修煉得道的女神,盈盈笑看疏朗的星星在銀河裏戲水。而被這母性的輝光洗亮的星星,眨呀眨的,仿若是獻給這女神的頌辭。
            銀河,在凝視中悠悠蕩漾,似有水聲入耳,音樂一般連綿不斷。據說,在這樣的明月夜,芸芸衆生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“影響”,即便拉緊窗簾,對那皎皎一輪視若不見,也無法躲過。老人們絮語綿綿,孩子們無緣由地輾轉床側鬧騰,這一切皆與滿月之時的潮汐作用冥冥相連,只是這些“影響”有點不經意罷了。
            文人雅士,熱戀中的情人,是不願被動地領略這秋月之美的。他們不甘寂寞,總是會弄出些動靜來,或吟詩作賦,或情意綿綿,使月之美好傳說,平添了許多現代情致的續篇。良辰美景之時,這些都不爲過的。
            只是,現今世俗的生存狀態已不比以往。熙熙攘攘追逐現代風潮,紛紛擾擾枉顧天公之美,已是司空見慣。
            這既讓人憾之歎之,又不容你斥之責之。因生存方式的變化,總是與人的基本訴求並行不悖的。盡管如此,天公作美之心不改,每逢入秋近之朔日的夜晚,秋月在上,無聲地展示豐厚和圓滿。當那些腳步匆匆的人們,踏著月色回家,蓦然發現月色無聲破窗而入,才會冷不丁地擡頭與窗外的月亮對視,或許還會喃喃自語贊歎:這月亮真圓真亮啊!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