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炬資訊平台-傳播品質資訊

警民從30樓窗外救下一名女孩 女孩無生命危險

   離端午節還有兩天了,寶貴村的人們都在忙碌著。

  這寶貴村,雖然名爲寶貴,但其實是一片山坳坳裏的窮鄉僻壤,偶爾飛出一兩個金鳳凰,箫順就是一個。去年剛剛醫科大學畢業的他正在城裏醫院裏履行著天職。家裏有一老母,還有一個快要生娃的媳婦,她們並不知道箫順的工作單位在哪裏,因爲這山村實在太閉塞了,唯一與外界的聯系就是那一月才來一次的郵差。往年,箫順都會在端午節前一個月寄錢回家,這樣,婆媳倆就會在端午節前收到他的信,爲他將要回家作准備。可是今年有些反常,離端午節只有兩天了,他的信還沒到,婆媳倆倒沒怎麽擔心,心想也許他忙,就忘了寫信,反正過節一定會回來,按往年一樣准備就是了。

  端午節轉眼就到了,村長按慣例用挨家挨戶集來的錢買了一串長長的鞭炮,放得震天響。按他們那裏的風俗,每戶男丁都要跪在離鞭炮4米的圈子裏,然後祈福。可人們發現,箫順不來,于是村長又派人去請。……然後,全村的男丁都知道了,箫順沒回來。然後,全村的女人都知道了,箫順端午節沒回家!

  在這個沒什麽新聞的窮山村裏,女人們開始用她們獨特的傳播方式,生動地演繹著這個“號外”。現在村裏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箫順這個假冒的孝子,抛妻棄子,在城裏一個人風流快活,還包養了一個二奶!

  箫家婆媳整日閉門不出。媳婦本來挺相信丈夫的,可聽傳言說得那麽有板有眼,就挺著個大肚子,整日以淚洗面。她將信將疑,只有箫順的媽始終堅信兒子不會如此,她始終以堅定的口吻勸慰媳婦:“順子不會的,他不會的!”

  一日,婆婆聽到門外又有村婦在談論自己的兒子,她不顧媳婦的勸阻,毅然拄著拐杖,一步步挪到門口,打開門,只說了一句話:“不會的,不會的!”話音未落,箫順就站在了老母的面前!

  原來,奮戰在抗“非”一線的箫順剛剛結束任務,又在賓館被隔離了一個多星期,才匆匆往家趕,所以耽擱了。

  于是,女人們開始說:“箫順很孝順!”

  媳婦開始說:“他是牛牛房卡遊戲代理丈夫。”

  婆婆仍然說:“他不會做那種事!”

櫻花樹下,一位少年,他隨意地倚在櫻花樹旁的長椅上,修長的雙腿自然下垂。他雙手托腮,望著滿樹繁花……那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三簇四簇地湊在一起歡笑著,玩耍著……少年卻無動于衷,這美嗎?他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。

  自從父母離異後,他再也沒有覺得什麽是美。微風吹起粼波,鳥兒歡躍在枝頭,甚至他以前覺著很美的櫻花……他都對此視而不見。社會上的人們亦是如此,在他眼裏那些勾心鬥角就是社會的代名詞。悲傷蒙蔽了他的眼睛,看不到美。

  慵懶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,泛起金色的光輝,空氣中充滿了陽光的味道,沉靜淡然。他接起幾朵隨風飄旋的櫻花,花蕊夾在中間向他微笑,花瓣也綻放了歡樂的笑臉。他卻不領情,一朵一朵地撕扯著。

  “賣糖葫蘆了”一聲濃厚的叫聲打破了他的思路。只有淳樸的人才能發出如此渾厚的聲音。果不其然,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出現了。穿著有些破舊,但卻十分整潔,那藍色的工作服已洗得發白。他的手藝似乎很好,一股濃郁的香味混雜著鮮果的清新。自己已經好久沒吃糖葫蘆了,上一次還是媽媽買給他的,當時他牽著爸爸媽媽的手,嘴裏含著香甜的糖葫蘆,他以爲幸福會跟他一輩子,可惜只是他以爲……

  “唉!小夥子,要不要來一串。”他雙手摸一下衣兜,然後很尴尬地兩手摸著口袋說“對不起,沒帶錢。”“沒關系,我給你一串”說著,拿起一串往少年手裏塞。少年咬了一顆,糖絲溶化在嘴裏,一如當年的味道,可惜幸福不再。“小夥子,你看起來不高興,有什麽事嗎?”他拼命地搖一搖頭。老人拍拍他的肩膀:“世界是美的。就像那一樹的繁花,就算凋零也是美的,它們曾經絢麗過。我老伴和女兒都有殘疾,我每天照顧她們還要賣糖葫蘆補貼家用,也一度感慨社會不公,當我發現她們臉上的笑容,我知道牛牛房卡遊戲代理的付出是值得的,世界是美的!”

  少年緊緊地閉上眼睛,爲了不讓眼淚落下。老人擔著擔子走遠了,望著老人遠去的背影,他發現櫻花是美的,生活也是美麗的,生活中的美只不過隱藏在自己內心深處,好久沒有翻出來欣賞。

  少年捧起櫻花,把鼻子深深地埋進櫻花裏,深深地嗅那股清香,體味隱藏的生活的美……

   離端午節還有兩天了,寶貴村的人們都在忙碌著。

  這寶貴村,雖然名爲寶貴,但其實是一片山坳坳裏的窮鄉僻壤,偶爾飛出一兩個金鳳凰,箫順就是一個。去年剛剛醫科大學畢業的他正在城裏醫院裏履行著天職。家裏有一老母,還有一個快要生娃的媳婦,她們並不知道箫順的工作單位在哪裏,因爲這山村實在太閉塞了,唯一與外界的聯系就是那一月才來一次的郵差。往年,箫順都會在端午節前一個月寄錢回家,這樣,婆媳倆就會在端午節前收到他的信,爲他將要回家作准備。可是今年有些反常,離端午節只有兩天了,他的信還沒到,婆媳倆倒沒怎麽擔心,心想也許他忙,就忘了寫信,反正過節一定會回來,按往年一樣准備就是了。

  端午節轉眼就到了,村長按慣例用挨家挨戶集來的錢買了一串長長的鞭炮,放得震天響。按他們那裏的風俗,每戶男丁都要跪在離鞭炮4米的圈子裏,然後祈福。可人們發現,箫順不來,于是村長又派人去請。……然後,全村的男丁都知道了,箫順沒回來。然後,全村的女人都知道了,箫順端午節沒回家!

  在這個沒什麽新聞的窮山村裏,女人們開始用她們獨特的傳播方式,生動地演繹著這個“號外”。現在村裏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箫順這個假冒的孝子,抛妻棄子,在城裏一個人風流快活,還包養了一個二奶!

  箫家婆媳整日閉門不出。媳婦本來挺相信丈夫的,可聽傳言說得那麽有板有眼,就挺著個大肚子,整日以淚洗面。她將信將疑,只有箫順的媽始終堅信兒子不會如此,她始終以堅定的口吻勸慰媳婦:“順子不會的,他不會的!”

  一日,婆婆聽到門外又有村婦在談論自己的兒子,她不顧媳婦的勸阻,毅然拄著拐杖,一步步挪到門口,打開門,只說了一句話:“不會的,不會的!”話音未落,箫順就站在了老母的面前!

  原來,奮戰在抗“非”一線的箫順剛剛結束任務,又在賓館被隔離了一個多星期,才匆匆往家趕,所以耽擱了。

  于是,女人們開始說:“箫順很孝順!”

  媳婦開始說:“他是牛牛房卡遊戲代理丈夫。”

  婆婆仍然說:“他不會做那種事!”

櫻花樹下,一位少年,他隨意地倚在櫻花樹旁的長椅上,修長的雙腿自然下垂。他雙手托腮,望著滿樹繁花……那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三簇四簇地湊在一起歡笑著,玩耍著……少年卻無動于衷,這美嗎?他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。

  自從父母離異後,他再也沒有覺得什麽是美。微風吹起粼波,鳥兒歡躍在枝頭,甚至他以前覺著很美的櫻花……他都對此視而不見。社會上的人們亦是如此,在他眼裏那些勾心鬥角就是社會的代名詞。悲傷蒙蔽了他的眼睛,看不到美。

  慵懶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,泛起金色的光輝,空氣中充滿了陽光的味道,沉靜淡然。他接起幾朵隨風飄旋的櫻花,花蕊夾在中間向他微笑,花瓣也綻放了歡樂的笑臉。他卻不領情,一朵一朵地撕扯著。

  “賣糖葫蘆了”一聲濃厚的叫聲打破了他的思路。只有淳樸的人才能發出如此渾厚的聲音。果不其然,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出現了。穿著有些破舊,但卻十分整潔,那藍色的工作服已洗得發白。他的手藝似乎很好,一股濃郁的香味混雜著鮮果的清新。自己已經好久沒吃糖葫蘆了,上一次還是媽媽買給他的,當時他牽著爸爸媽媽的手,嘴裏含著香甜的糖葫蘆,他以爲幸福會跟他一輩子,可惜只是他以爲……

  “唉!小夥子,要不要來一串。”他雙手摸一下衣兜,然後很尴尬地兩手摸著口袋說“對不起,沒帶錢。”“沒關系,我給你一串”說著,拿起一串往少年手裏塞。少年咬了一顆,糖絲溶化在嘴裏,一如當年的味道,可惜幸福不再。“小夥子,你看起來不高興,有什麽事嗎?”他拼命地搖一搖頭。老人拍拍他的肩膀:“世界是美的。就像那一樹的繁花,就算凋零也是美的,它們曾經絢麗過。我老伴和女兒都有殘疾,我每天照顧她們還要賣糖葫蘆補貼家用,也一度感慨社會不公,當我發現她們臉上的笑容,我知道牛牛房卡遊戲代理的付出是值得的,世界是美的!”

  少年緊緊地閉上眼睛,爲了不讓眼淚落下。老人擔著擔子走遠了,望著老人遠去的背影,他發現櫻花是美的,生活也是美麗的,生活中的美只不過隱藏在自己內心深處,好久沒有翻出來欣賞。

  少年捧起櫻花,把鼻子深深地埋進櫻花裏,深深地嗅那股清香,體味隱藏的生活的美……

   離端午節還有兩天了,寶貴村的人們都在忙碌著。

  這寶貴村,雖然名爲寶貴,但其實是一片山坳坳裏的窮鄉僻壤,偶爾飛出一兩個金鳳凰,箫順就是一個。去年剛剛醫科大學畢業的他正在城裏醫院裏履行著天職。家裏有一老母,還有一個快要生娃的媳婦,她們並不知道箫順的工作單位在哪裏,因爲這山村實在太閉塞了,唯一與外界的聯系就是那一月才來一次的郵差。往年,箫順都會在端午節前一個月寄錢回家,這樣,婆媳倆就會在端午節前收到他的信,爲他將要回家作准備。可是今年有些反常,離端午節只有兩天了,他的信還沒到,婆媳倆倒沒怎麽擔心,心想也許他忙,就忘了寫信,反正過節一定會回來,按往年一樣准備就是了。

  端午節轉眼就到了,村長按慣例用挨家挨戶集來的錢買了一串長長的鞭炮,放得震天響。按他們那裏的風俗,每戶男丁都要跪在離鞭炮4米的圈子裏,然後祈福。可人們發現,箫順不來,于是村長又派人去請。……然後,全村的男丁都知道了,箫順沒回來。然後,全村的女人都知道了,箫順端午節沒回家!

  在這個沒什麽新聞的窮山村裏,女人們開始用她們獨特的傳播方式,生動地演繹著這個“號外”。現在村裏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箫順這個假冒的孝子,抛妻棄子,在城裏一個人風流快活,還包養了一個二奶!

  箫家婆媳整日閉門不出。媳婦本來挺相信丈夫的,可聽傳言說得那麽有板有眼,就挺著個大肚子,整日以淚洗面。她將信將疑,只有箫順的媽始終堅信兒子不會如此,她始終以堅定的口吻勸慰媳婦:“順子不會的,他不會的!”

  一日,婆婆聽到門外又有村婦在談論自己的兒子,她不顧媳婦的勸阻,毅然拄著拐杖,一步步挪到門口,打開門,只說了一句話:“不會的,不會的!”話音未落,箫順就站在了老母的面前!

  原來,奮戰在抗“非”一線的箫順剛剛結束任務,又在賓館被隔離了一個多星期,才匆匆往家趕,所以耽擱了。

  于是,女人們開始說:“箫順很孝順!”

  媳婦開始說:“他是牛牛房卡遊戲代理丈夫。”

  婆婆仍然說:“他不會做那種事!”

櫻花樹下,一位少年,他隨意地倚在櫻花樹旁的長椅上,修長的雙腿自然下垂。他雙手托腮,望著滿樹繁花……那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三簇四簇地湊在一起歡笑著,玩耍著……少年卻無動于衷,這美嗎?他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。

  自從父母離異後,他再也沒有覺得什麽是美。微風吹起粼波,鳥兒歡躍在枝頭,甚至他以前覺著很美的櫻花……他都對此視而不見。社會上的人們亦是如此,在他眼裏那些勾心鬥角就是社會的代名詞。悲傷蒙蔽了他的眼睛,看不到美。

  慵懶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,泛起金色的光輝,空氣中充滿了陽光的味道,沉靜淡然。他接起幾朵隨風飄旋的櫻花,花蕊夾在中間向他微笑,花瓣也綻放了歡樂的笑臉。他卻不領情,一朵一朵地撕扯著。

  “賣糖葫蘆了”一聲濃厚的叫聲打破了他的思路。只有淳樸的人才能發出如此渾厚的聲音。果不其然,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出現了。穿著有些破舊,但卻十分整潔,那藍色的工作服已洗得發白。他的手藝似乎很好,一股濃郁的香味混雜著鮮果的清新。自己已經好久沒吃糖葫蘆了,上一次還是媽媽買給他的,當時他牽著爸爸媽媽的手,嘴裏含著香甜的糖葫蘆,他以爲幸福會跟他一輩子,可惜只是他以爲……

  “唉!小夥子,要不要來一串。”他雙手摸一下衣兜,然後很尴尬地兩手摸著口袋說“對不起,沒帶錢。”“沒關系,我給你一串”說著,拿起一串往少年手裏塞。少年咬了一顆,糖絲溶化在嘴裏,一如當年的味道,可惜幸福不再。“小夥子,你看起來不高興,有什麽事嗎?”他拼命地搖一搖頭。老人拍拍他的肩膀:“世界是美的。就像那一樹的繁花,就算凋零也是美的,它們曾經絢麗過。我老伴和女兒都有殘疾,我每天照顧她們還要賣糖葫蘆補貼家用,也一度感慨社會不公,當我發現她們臉上的笑容,我知道牛牛房卡遊戲代理的付出是值得的,世界是美的!”

  少年緊緊地閉上眼睛,爲了不讓眼淚落下。老人擔著擔子走遠了,望著老人遠去的背影,他發現櫻花是美的,生活也是美麗的,生活中的美只不過隱藏在自己內心深處,好久沒有翻出來欣賞。

  少年捧起櫻花,把鼻子深深地埋進櫻花裏,深深地嗅那股清香,體味隱藏的生活的美……

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